七渊要做明长官镜片

主楼诚楼/一炮泯恩仇/近期守望屁股中毒中……(来鞭策我更图啊啦啦啦,欢迎点梗(比♥

【楼诚衍生/谭宗明X赵启平/段子文】动力火车(第六更)

真的是博弈啊!!我喜欢这个感觉!!!有点相互试探的感觉虽然没答应但是怎么看都觉得是变相秀恩爱啊!爱死老谭那个眼神了,然后脑补了小赵在桌子上扭腰的画面…我对那个晚上很感兴趣,然后怎么每次的污都跳过了啊(捶地)

倾锋天下苏小青:

前文戳TAG。懒得做链接。给 @八段 和 @七渊要做明长官镜片 天使~


这里打个预售广告:


杜方哨向+谭赵走肾+楼诚天丹本预售在此:


大爷我三本包圆了!


谭赵走肾也走心!


捐钱给杜方买摩托!


明公馆+同福里组合款!


---------------------------------------------------------


7.


  安迪得知山的事情是在几天之后。恰好那天谭宗明也在公司,她便直接过去准备跟那人问个明白。


  “我听说,你在昆山买了个山头?”


  安迪一进屋就开门见山的抛出这个问题,谭宗明却没有回答,只是挑了挑眉梢朝她反问道。


  “我听说你跟小包,好事将近了?”


  安迪露出个大大方方的笑容,拉开椅子在谭宗明对面坐下来。


  “我跟包奕凡的事,你不是一直都知道么。”


  “那倒是。”


  谭宗明了然的点了点头,望着安迪也微微一笑。


  “等婚礼的日子定下来了,一定要及时通知我,我好提前做准备。还有,送嫁的活儿可是你一早就答应了我的啊,谁来我都不让。”


  安迪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温柔起来,连带着声音也缓和了几分。


  “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的,他们没人敢跟你抢。”


  谭宗明看着安迪不自觉流露出的幸福神色,突然间有些感慨。


  虽然在外人眼里,安迪一直是个精明强悍的职场女强人形象,不过这丫头身世坎坷,情路历程也波波折折。好在现在尘埃落定,她总算找到了自己的归宿。包奕凡虽然年纪小些,但聪明能干又是个真性情,待安迪简直死心塌地的好,恨不得当仙女一样捧。把安迪交给他,他多多少少也觉得放心些。


  想到这儿,谭宗明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记起了另外一些事,于是又对着安迪问道。


  “安迪,介不介意我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觉得,小包最打动你的一点是什么?”


  “最打动我的一点……”


  安迪若有所思的眨了眨眼睛,随即笑了起来。


  “我想大概是真诚吧。”


  “真诚?”


  “没错,发自内心的真诚。不管身份地位财富境遇如何变化,只要对所爱的人真诚相待,总会得到好的结果的。”


  谭宗明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原来如此,受教了。”


  他说着站起身,又拍了拍安迪的肩膀,真心朝她祝福道。


  “小包是个不错的人,我就提前跟你们说声恭喜了。记得啊,婚礼的日子一确定,要第一个通知我。”


  语毕,他头也不回的出了办公室。安迪这才想起来山的事还没跟谭宗明问清楚,可等她追出去的时候,那人早已搭上电梯不见踪影。


  晚上是惯例的约会时间,不过赵启平却总觉得今天的谭宗明有些奇怪。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那人直接开车将他带到了两人第一次见面的酒吧。虽然离他们时常约会的酒店仅有两街之隔,不过这儿显然是一片平民消费区,以谭宗明的身份而言,这地方实在是跟他格格不入。就连赵启平自己,在跟谭宗明固定身体关系之后,都再没有来过这里。所以他也猜不到谭宗明莫名其妙的想起这茬来,到底是什么用意。


  赵启平望着谭宗明始终如常的神色,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句。


  “谭总今天突然来这里,是因为有什么特别安排么?”


  谭宗明没有说话,冲赵启平笑了笑后在附近停好车,然后牵着他一起走进了酒吧。十点钟正是酒吧里热闹的时候,舞池里的霓虹灯在头顶狂乱的炫闪,DJ把更是音乐放得震天响,赵启平刚进门就觉得耳膜刺痛起来。不过谭宗明却对这些都不在意,只是拖着赵启平一路来到吧台前,点了杯威士忌一饮而尽,又帮赵启平叫了杯鸡尾酒,推到他面前。


  “这间酒吧是我一个朋友推荐的,机缘巧合跟他来过一次,本来没抱什么期待,不过这里的威士忌味道却好的惊人,我只喝过一次就念念不忘。那天我心血来潮,突然想找间酒吧喝点什么,所以又来了这里。威士忌刚喝了一杯,结果就看到你站在那里。”


  谭宗明手指着不远处吧台的拐角跟赵启平示意了一下,然后将两人初遇时的场景完整的复述了出来。


  “你穿着跟今天一样的蓝色外套,白T牛仔裤,没有带手表,面前是一杯燃情百加得,才喝了一半不到。所以今天,我也帮你点了一杯。”


  赵启平暗自惊叹谭宗明这简直好到惊人的记忆力,同时自己也努力的回想了一下,却只能模糊的想起当时绚烂的霓虹灯光,玻璃酒杯和吧台昏暗的灯光在酒浆中折射出的色彩,以及谭宗明笔直高挺的鼻梁。


  他不由得抬起头对上谭宗明的眼神,发现里面正闪耀着危险而迷人的光辉,就好像一个优秀的猎人发现了自己心仪已久的猎物时,既要谨慎的控制住自己的冲动,又按捺不住的流露出狂喜。


  对了,就是这个眼神。


  赵启平猛地反应过来了,当初正是谭宗明的这个眼神,诱惑着他朝未知的新奇与刺激迈出了一大步,心甘情愿的跟他滚上了床。而在长久以来的相处中,谭宗明又自始至终都是一副平和恬淡的态度,温柔到让赵启平几乎忘记了他的真身。


  晟煊集团总裁谭宗明,掌握上海经济命脉的核心人物,一个能够翻云覆雨,颠倒乾坤的商界霸主。


  一个最致命的武器,最可怕的对手,和最无法摆脱的追击者。


  赵启平心中顿时警铃大作,他确定自己已经毫无疑问的成为了谭宗明的目标,而对于他这种无论在什么场上都从未失准的捕猎好手来说,这意味着只要稍有不慎,他就会被那人彻底的拖入万劫不复的地狱,死无葬身之地。


  想到这儿,赵启平不禁觉得有些后悔。早知如此,那他一开始就——不,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要提高十万分的警惕,避开谭宗明步步为营的绞杀,先让自己逃出生天。


  他连忙举起酒杯灌了一大口酒下去,故作镇静的清了清嗓子,冲谭宗明扬起一抹笑容。


  “一般这种时候,接下来的话就应该是表白了。”


  “表白的话那天我在山上就已经说过了,你听的一清二楚。不过你至今还是没有给我确定的答案。所以我想,我也是时候该更主动一点了。”


  谭宗明轻描淡写的斩断了赵启平所有的退路,将第二杯威士忌也吞下喉咙,然后缓慢的舔了舔自己的唇角。


  “我承认,一开始我并没有想到我们之间的关系会发展的这么顺利,所以任由它在错误的道路上走了一阵。不过现在,我不想让它再这么错下去了,它必须回到从一开始就应该属于它的正轨上来。如果已经无法挽回,那就重新开始。”


  谭宗明说着伸出手,朝赵启平露出了一个绝对真诚却又饱含深意的笑容。


  “你好,我叫谭宗明。初次见面,虽然可能有些冒昧,不过我还是要说,我想追求你,希望你能够答应。”


  语毕,他一动不动的望向赵启平,将那人的所有表情变化尽收眼底。以他上一次的反应来看,谭宗明当然不指望这一回赵启平会答应他,但是只要他退缩,躲闪,逃避,做出一切慌乱下可能做出的举动,就证明着他的心里一定是动摇了。而在这样一场以感情为赌注的博弈中,心动既是破绽,但凡被他抓住一星半点,就胜券在握了。而已他的行事手腕,在这种情况下追上赵启平,他有十足的把握。


  谭宗明一点都不着急,只是耐心的等着赵启平的答案,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而赵启平在听完他的话则沉默了很久,就到谭宗明都以为他是不是要落荒而逃了,那人却突然拉住了他的手腕,用力摇了摇头。


  “不行。”


  “不行?”


  “是的,我不能答应你。重新开始?当做今天才认识我,正式追我一遍?那你要怎么做?先牵手再吃饭然后约会逛公园看电影,接吻拥抱亲昵我再请你到我家坐坐,然后的然后才是上床来一发吧。这个过程你要让我等多久?一个月?两个月?还是更长时间?亦或是说如果感情发展不顺,就遥遥无期了?”


  “我不干,我绝对不干。两个月或者更长时间没有性生活?我会活生生被憋死的好吗!你这哪是追我啊,是玩我来的吧!我还年轻,及时行乐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步入正轨这种事,门儿都没有。”


  赵启平连珠炮似得吐出这一番话,让谭宗明瞬间失了言语。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几乎万无一失的计划居然会被对方这么一手奇招给破了,正待思索接下来的策略,赵启平却整个人朝他贴了过来。


  “宗明。”


  他开口唤谭宗明的名字——通常这个称呼只有在床上才用得到,此时此刻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


  果然,赵启平接下来的话让谭宗明顿时觉出了一股寒意。


  “你是知道的,我喜欢你的身体,也需要它,当然,我相信你也一样。所以,就让我们保持现在这样简单的关系难道不好么?只谈风月,不谈其他,先好好的享受当下,等到厌倦的时候再好聚好散,这样起码还有的朋友做,你觉得呢?”


  他边说边再度对上谭宗明的眼神,从那人深邃的瞳孔中感知到一种莫测的情绪,心里不由得响起了危险的讯号。可他一点儿都不能逃,他必须强忍着撑过谭宗明近乎鞭笞的审视,无论如何,都不能把自己的弱点暴露出来,让谭宗明趁虚而入。


  可这实在是太难了。


  赵启平暗暗的皱了皱眉,就在他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酒吧另一端的舞台上爆发出一阵激烈的尖叫声,总算将他从窘境中解救出来。


  他二话不说扯起谭宗明过去看热闹,等走近了才发现,原来是一个奖金丰厚的赌博游戏。吧台的酒保用十倍量的深水炸弹兑出了一大杯巨型深水鱼雷,说明只要是挑战成功者,就能赢得那笔奖金。而失败的人,则必须为赢家支付奖金的50%。


  刚刚的那名挑战者,只差200毫升不到就能够成功了。


  人群中充斥着或惋惜或嘲笑的声音,赵启平推开他们走上前,抽出两张钞票搁在长桌上,然后从酒保手中接过那个巨型扎啤杯,眼都不眨的将里面的酒通通灌了进去,然后哐的扔下空杯。


  “我赢了。”


  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阵叫好声,赵启平抹抹嘴唇露出志得意满的笑容,可先前那个赔钱的输家却不干了,嘟嘟囔囔的抱怨着想要反悔。赵启平见状倒也不气恼,随手脱下外套甩给了谭宗明,然后纵身一跃直接跳上了酒桌。


  伏特加强大的酒劲迅速涌了上来,让赵启平的眼前和脑海中都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他居高临下的望着桌边那些情绪激动的围观者,和表情平静到跟他们所有人都格格不入的谭宗明,将嘴角又往上勾了勾。


  然后他缓缓的解开领口的纽扣,两颗,又以更加缓慢的速度将自己的皮带也抽了出来,让略显宽松的裤腰直接滑了一截下来,摇摇欲坠的挂在胯骨上。


  “既然有人不乐意,那这样好了。今晚在座的各位,只要有人出得起奖金。”


  “我愿意陪他一晚上。”


  堂而皇之的挑衅,让谭宗明不由得皱起了眉。他当然知道赵启平这么做的缘由是什么,有了金钱掺杂的关系,再想要回归正轨是绝对不可能了。


  而他也是拿定了自己不会眼睁睁的看着猎物被不相干的人分走一杯羹。


  行啊这小子,倒是学会给他丢无解之局了。


  谭宗明叹口气摇了摇头,在其他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也翻身上了桌子,边朝赵启平身边走,边解下自己手上价值不菲的手表。


  他将那块表抵在赵启平裤腰上,微一用力,就稳稳当当的塞进了那人的内裤里。


  冰冷的金属和石英贴着滚烫的器官,激得赵启平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噤。他本能的缩起身体,却被谭宗明一把捉住腰搂了回来,然后在铺天盖地的起哄声中狠狠地朝他吻了上去。


  赵启平不甘示弱的张开嘴咬他,牙齿接连划过谭宗明的嘴唇,力道却不大,反而勾起舌头轻轻软软的一舔。石榴糖浆混合着白兰地的味道轻而易举的盖过了刺激的伏特加,搅得谭宗明也是一嘴的甜腻。


  可他心里却觉得微微泛苦。


  




  很久之后一个普通的早晨,谭宗明刚坐下来准备吃早餐,就听卫生间里的赵启平发出一声哀嚎。他还没来得及问那人已经急急忙忙的冲了出来,含着满嘴的牙膏沫口齿不清的跟他抱怨。


  “医院新开发的保健产品说是什么去火牙膏,非要我拿回来试试。但是老天爷啊!去火至于把牙膏做成双黄连口服液味的吗!这一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好了!”


  谭宗明闻言只是无所谓的笑了笑,伸手拿过盘子里的蜂蜜吐司咬了一口。


  “良药苦口利于病,赵医生可是大夫,这点道理总不会不明白吧。”


  “哎呀,笑话我是吧?你等着!”


  赵启平忿忿的漱掉嘴里的牙膏沫,随手抹了把脸来到谭宗明面前,然后逮住他的下巴用力亲了上去。


  “尝见了吧?这叫同甘共苦!”


  他说着拉开椅子,在谭宗明对面坐了下来。谭宗明却意犹未尽的咂了咂嘴,望着赵启平依旧湿润的嘴角笑了起来。


  同甘共苦?这词用的不错。因为他分明在赵启平的满嘴药味里,尝到了一丝明显的甘甜。


---------------------TBC-----------------------


【好好的表白……愣是写成了博弈OTZ……不俨然撕逼……我他妈的真是……其实有时候感情经验是不能乱用的……比如小包子的真诚就是真爱无敌把安迪当仙女捧,然而谭总的真诚则是给赵医生看看自己的真身(。)我勒个妈大鳄,您那真身也不是人人都敢看啊换成许仙早给吓死了!小赵也够呛……不过男人的攻击性和占有欲嘛……也不是不能理解OTZ……反正这回磨合失败下一回就成了,谭总找规律还是很快的~嗯嗯~】

评论
热度(430)

© 七渊要做明长官镜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