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渊要做明长官镜片

主楼诚楼/一炮泯恩仇/近期守望屁股中毒中……(来鞭策我更图啊啦啦啦,欢迎点梗(比♥

【楼诚衍生/谭宗明X赵启平/段子文】动力火车(第五更)

小赵果然难搞啊,谭总这钱也出了体力也出了,小赵居然还下不了决定还犹豫什么就想着打炮?!!!此刻我是心疼老谭的……期待后续啊!什么时候能搞定小赵医生难道是浪太久了吗(绝望的眼神.jpg)

倾锋天下苏小青:

依旧没有前文链接大家戳TAG吧【。】这就是一天懒之后永远懒的下场【冷漠.jpg】依旧给 @八段 和 @七渊要做明长官镜片 求日更加持啊QAQ


----------------------------------------------------------


6.


   跟其他那些所谓的土豪大亨们不一样,谭宗明从来没有什么四方神佛,耶稣上帝一类的古怪信仰,如果一定要的说的话,他唯一欣赏的大概只有庄子的那套道家学说,随心而至,随遇而安,顺从自身的欲望,什么方面都不强求。


  所以对于他来说,良好的炮友关系是他少有的愿意维持的关系之一。毕竟这种建立在你情我愿基础上的身体契约省去了一切其他关系中所不必要的麻烦,除了有需要时互相满足之外,他们的生活不会再有任何交集。


  可是眼下,谭宗明却觉得自己和赵启平之间的炮友关系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复杂状态之中。


  当然,由于杏林项目的缘故,他与赵启平的关系不可能真的有如其他素昧平生的炮友之间那样简单,不过也正是由于这一点,他两对此都十分的心照不宣,约炮时只谈风月不谈工作,谭宗明也一直将约会地点固定在晟煊旗下的一家高端酒店式公寓里——完美的避开了他们两人的关系可能对彼此工作生活造成的影响。


  赵启平对此毫无异议,谭宗明也觉得放心踏实。可日积月累的相处下来,两人之间除了默契无比的性事,总要涉及到一些其他的话题。既然有言在先,那么话题的方向也就绕开工作无限的延展起来,而这一延展,就延出了问题。


  赵启平无疑是个妙人。出身中产家庭父母知书达理,自己又是留过洋的医学博士,更年级轻轻就坐上了骨科主任的交椅,能力非凡。不过跟他那个同样优秀却严谨的有些过分的师兄凌远不同,赵启平性格风趣幽默,爱好也十分广泛。红酒牛排,古典音乐会,高端艺术品鉴赏,甚至高尔夫和马术,他谈论起来头头是道,而对于劲歌热舞的酒吧,摇滚乐和KTV,以及深夜时分路边摊上的烧烤,他也是如数家珍。而像谭宗明这样的随性之人,既不吝啬跟赵启平分享自己的乐趣,也不拒绝体验尚且陌生的领域,所以很快便在许多方面都跟赵启平有了交集,沟通也越来越密切。等到他终于反应过来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时,事情已经朝着完全不受他控制的方向一路发展下去了。


  不然为什么说,习惯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可怕的东西。仅仅半年不到的时间,这种东西悄无声息的占据了谭宗明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他已经完全想不起来自己上一次在家住是什么时候了,却清楚记得赵启平的每一个坐诊轮班值夜的时间。每当午夜梦回的时候,睁开眼看到自己身边躺着的,永远是赵启平熟悉的睡脸。甚至在他偶尔回公司听完安迪汇报工作之后,总是不忘顺路去一趟附近的超市,将新鲜的食材塞满公寓的冰箱,因为这样等第二天一觉醒来,赵启平就会贴心的在餐桌上摆上两份早餐,还戏言这是对他前一晚优秀表现的奖励。


  平心而论,对于这样一种不可控的发展,谭宗明并没有觉得任何不满,毕竟顺其自然就是对自己最好的交代。成熟睿智的人完全分得清楚感情和儿戏之间的区别,所以堂堂大总裁完全没有纠结内心的变化,而是马上开始着手实时有效的解决问题。既然有了认真的想法,他也毫不介意将这段关系稳定下来。不过作为一个生意人的本能,谭宗明还是更喜欢先下手为强,毕竟率先出击的一方,胜算和筹码总要更大些。


  事情的契机来的很快。六月份的时候,老严约他参加了一个投资会,说是昆山那边有片山头环境不错,现在政府作为新兴产业的发展项目正在招商引资。谭宗明本来对这个项目兴趣缺缺,不过在看到那片山头地理位置的时候,他突然灵光一现,二话不说就将整座山全部包了下来,花了半个月办好手续,然后他谁都没有说,只是跟赵启平发出一个邀请,约他周末一起爬山。


  对于谭宗明除了约炮之外的其他邀请,赵启平一向来者不拒。再加上他这个周末又没有工作,所以自是欣然应允。不过长久以来坐办公室的赵医生显然高估了自己的体力,山爬了还没一半,全身的肌肉就都开始叫嚣着罢工。最后还是好心的谭宗明半拖半抱的将他弄上了山,才总算让他缓过一口气。


  山顶风景不错。昨天刚刚下过雨,到处都是一副云雾朦胧的样子。赵启平挨着山崖坐下来,凉爽的山风吹散了身体的疲惫,也让他的心情变得格外愉悦起来。于是他转过头,眯着眼冲坐在自己身旁不远处的谭宗明笑了笑。


  “虽然累个半死,不过收获还不错,这地方挺好的。”


  谭宗明也回望着他,眼神颇有些深意。


  “你要是喜欢的话,我们可以常来上面转转。”


  赵启平急忙摇头:“免了免了,这份好意我心领就行。爬山这种事情,对半月板损伤太大。时间长了,膝盖会出问题的。”


  谭宗明对于他的这个说法感到有些好笑。


  “赵医生,体力不济跟缺乏锻炼有关,跟膝盖损伤无关吧。”


  赵启平望着他长年混迹健身房练出来的结实身板没好气的哼了声。


  “我劝谭总还是不要高兴的太早了,等到以后你膝盖出了问题,再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谭宗明的笑容越发意味深长。


  “要是以后赵医生肯一直陪在我身边,我就不用成天操心自己的膝盖了。”


  这话说的委婉,但以赵启平的聪明才智,又怎么可能听不出其中的弦外之音。他不禁有些疑惑的抬起头,望着谭宗明此时此刻显得尤为幽深的双眸,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问道。


  “谭总,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你的意思是……”


  “你没理解错。只是不知道赵医生对此,又是什么样想法呢?”


  谭宗明巧妙的将问题给赵启平抛了回去,话语间虽丝毫没有为难之意,却让赵启平觉得避无可避。他暗暗的在心中嘀咕了一下这个奸商滴水不漏的行事手段,沉默良久,终于下定决心抬起头来,朝谭宗明叹了口气。


  “如果我不答应你的话,今天咱俩还有没有得睡了?”


  谭宗明被他这话结结实实的梗了一下,半天才反应过来,顿时觉得哭笑不得,顺便感慨了一下自己注定要命途多舛的感情历程。几个月前,他还在为找到赵启平这么个称职的炮友而欣慰不已,谁成想现在,这份称职却成为了他两之间想要更近一步的最大阻碍。


  想到这儿,谭宗明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起身朝赵启平缓步走了过去。赵启平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此时他还坐在崖边,万一谭宗明因为他刚才的话突然起了——


  然而谭宗明只是伸手将他拉了起来,随后转身边往山下走,边轻描淡写的说了句。


  “既然如此,那咱们现在就下山吧。早点回去市里面,兴许还能多睡几回。”


  赵启平这才放下心来,离开之前,他还依依不舍的回过头又朝山上的美景望了一眼。


  可惜了,要是山顶有间房的话,就不用浪费路上开车的这几个小时了。  




  后来的后来,谭宗明终究没有将这座山头拿出去做任何投资,只是在当初他俩头一回来的山顶上修了栋别墅,没事的时候就带着赵启平过来小住。时隔经年,赵启平依然嫌弃爬山耗费体力,不过对于拥有透明天顶的山顶别墅,他总是不可抑制的向往。尤其是在跟谭宗明做到濒临高潮的时候,睁开眼望着夜空中闪亮的繁星,似乎能让他格外的动情。


  当然,谭宗明也不例外。不过他看见的,却是繁星点点,映入赵启平灿若星辰的眼睛。


---------------------TBC----------------------


【买房买车买首饰什么的弱爆了……谭总一出手就是买一座山啊!买山啊有木有!!!真 霸总不露相。不过又有什么用呢=W=买山表白结果还是失败了吧XDD~这个只走肾也是烦恼啊,烦恼~不过目测谭总烦不了几回了=W=】

评论
热度(437)

© 七渊要做明长官镜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