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渊要做明长官镜片

主楼诚楼/一炮泯恩仇/近期守望屁股中毒中……(来鞭策我更图啊啦啦啦,欢迎点梗(比♥

【楼诚衍生/谭宗明X赵启平/段子文】动力火车(第四更)

双更双更!!喜欢嘴炮!

倾锋天下苏小青:

今天的双更目标居然达成了?让我PF一下我自己233~以及还是不想做链接……随缘吧,随缘【。】

继续送给 @八段 小天使和期待谭赵的 @七渊要做明长官镜片 

希望你们保佑我以后天天双更TVT

-----------------------------------------------------------------------------

 5.

  饱暖思淫欲。对于早已超越了温饱线的赵启平来说,眼下他所面临的最大问题,大概只有谭宗明因公出国一周,他则不得不寂寞无聊的独守七天空房这一件。

  不过这件事很快就被另一个更大的麻烦给盖过去了。

  几天前在门诊,赵启平接诊了一个不小心扭伤脚的年轻姑娘。伤势倒是没什么大碍,可问题是,这个叫曲筱绡的姑娘对他一见钟情,并且马上展开了热烈的攻势,短短一周不到的时间,就将各种霸道总裁追娇妻的法子在他身上试了个遍,闹得整座医院里人尽皆知。

  照理来说,曲筱绡盘靓条顺又热情大方,对于这种主动送上门来的尤物,就算顺势接收也是理所应当,可赵启平却不干。他虽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却十分坚持自我原则。在这种事情上从来都讲究随性而至,绝对反感一切形式上的强求。而曲筱绡仗着自己财大气粗,性格也是娇蛮霸道说一不二,好死不死的触及了赵启平几乎所有的雷点,简直叫他避之不及。无奈现在医患关系复杂,曲筱绡家里又有些背景,所以赵启平就算再怎么不乐意,也只能咬着牙赔笑脸,否则用不着医闹的动手,凌远先能砍死他。而曲筱绡也不知是不是看出了这一点,对赵启平纠缠的是越发频繁,弄得赵启平一到上班时间就紧张的像第一次上手术台,而下班回到了家,又开始在心里无限度的思念谭宗明。

  所以说成熟男人就是有成熟男人的好处,其他的抛开不谈,起码在为人处世方面,甩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片子起码十几条街。


  彼时,谭宗明刚刚从洛杉矶飞回上海,到家匆匆收拾了一下行李,时差都没来得及倒就驱车往医院赶去。这次的事情本来不归他管,不过安迪最近被一些私事绊住了手脚,就将这项工作委托给了他。谭宗明本以为三天之内能够搞定一切,不过临到了才发现,事情还是比他想象中的要复杂些,让他整整多花了一倍的时间才处理完毕。这一来二去的拖了小半个月,别说是赵启明,就连他都觉得自己的欲火快要不受控制了。

  到了医院之后听骨科的护士说,有人先他一步挂走了赵启平的特殊预约号,谭宗明不觉有些意外。于是他索性绕到了骨科主任室的门口,刚想着是不是等他瞧完了病人能一起下班,就在里面看到了一幕让他甚为不解的场景。

  诊室里坐着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此时正亲昵的贴着赵启平跟他大献殷勤。可赵启平却一改平日里对女孩儿风流倜傥的模样,虽然说话依旧客客气气的,但眉宇间却尽是不耐烦。谭宗明正寻思这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赵启平就一眼看见了他,也不顾小姑娘满脸的惊讶,二话不说就把谭宗明拖进了办公室。

  “你来的正好。”

  谭宗明连句为什么都没来得及问什么就被赵启平一把按在了门板上,然后那人在落锁的同时递给他一个极尽缠绵的湿吻。谭宗明顺势搂住了赵启平的腰与他呼吸纠缠,直到两人都有些透不过气来的时候才依依不舍的松开,低声朝他问了句。

  “今天怎么这么热情啊。”

  赵启平没理他,只是转过身朝那边已然目瞪口呆的曲筱绡解释了一句。

  “曲小姐,我真的没有骗你。这不,我男朋友去国外出差,今天刚刚回来。我们晚上还有约会,所以你还是早点回家吧。”

  曲筱绡刚从震惊里回过神就听见这么一句,眼神中的讶异顿时全部化作了妒火。她不管不顾的冲上前,站在他和赵启平中间硬是把他们两人隔开,咄咄逼人的问道。

  “我问你,你要多少钱才肯离开他?”

  “……钱?”

  谭宗明还没理清楚自己是为什么从炮友一下子上升成了男朋友,就被迎面而来的问题给弄傻了,除了呐呐的重复曲筱绡的话之外,其余的什么都说不出来。曲筱绡望着他一身看不出任何明堂的普通装束冷笑了一声,勾着嘴角又开了腔。

  “我奉劝你,趁早分手对谁都有好处,毕竟我曲筱绡可不是好惹的。再说了,现在虽然同性婚姻合法了,不过男人到了一定年纪,还是该找个老婆安心过日子,尤其是像你这样没身份没资本的。不要仗着自己脸长得好,就跟赵医生纠缠不清,你们这样,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谭宗明被她的这番话又梗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他该郁闷那句没身份没资本还是该欣慰那句自己脸长得好。不过拜曲筱绡所赐,他总算搞清楚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也很快反应过来自己该在这出戏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于是不紧不慢的跟曲筱绡回了一句。

  “曲小姐,感情的事不能够勉强,钱也并不是万能的。我虽然是个穷人,但是我对启平的一片真心,你是买不走的。”

  话音刚落,赵启平就噗的一声笑了场。然后他在曲筱绡不解和谭宗明不满的眼神中摆了摆手,硬是将余下的笑意统统咽了回去,化作深藏腹底的一句吐槽。

  开什么玩笑,要是他谭宗明都算穷人了,那上海的经济支柱恐怕也要倒了。

  曲筱绡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这一回,却是赵启平打断了她。他始终保持着礼貌且疏离的态度,伸手握紧了谭宗明的手,冲曲筱绡又笑了笑。

  “曲小姐,恕我直言,我跟你根本不是一类人,就算是强求,也不会达到你想要结果的。况且你有你的立场,我也有我的原则,对于我来说,我们之间阶级的差距就像是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考虑跟处在不同阶级的人谈感情,所以你的心意,请恕我真的无法回应。下班时间已经过了,曲小姐,还是请您早点回家吧。”

  语毕,他索性不再跟曲筱绡继续纠结下去,将人请出办公室之后就拖着谭宗明离开了医院,全然不顾曲筱绡在他身后又是悲愤又是不甘的叫喊声。

  谭宗明听着那动静意味深长的跟他啧了声。

  “看不出来啊,小姑娘对你用情至深,是真爱。”

  赵启平结结实实的冲他翻了个白眼过去。

  “还真爱?我看是真害吧!我已经半个月没有性生活了,要是再被她这么纠缠下去,这余下来半个月的性生活可就又毁了!她这分明是想活生生憋死我吧!”

  谭宗明对于赵启平字里行间透出的这种“性生活非你不可”的情绪感到十分满意,不过发动车子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又槽了一句。

  “好端端的大活人,哪可能会被轻易憋死。实在不行,你就跟那热情的小姑娘玩两天呗。反正以你的技术,也足够拿出来炫耀了。”

  赵启平本来已经在系安全带了,一听谭宗明这话就扭过头,一把扯过他领子凑上前,在他唇边吐息着露出一抹诱惑而又危险的笑容。

  “开什么玩笑,我可是顿顿吃肉都填不饱的老饕,就她那点清粥小菜?还不够我塞牙缝。再说了,美食这种东西,既然吃过了最好的,以后就是宁缺毋滥了。”

  谭宗明根本没听清他后半句说了什么,只等赵启平话音一落,就急不可耐的咬上了他红润的双唇。  


  后来再想起这件事的时候,他两刚刚汗流浃背的滚过一场。赵启平懒洋洋的趴在床上跟谭宗明提往昔,谭宗明听了之后却没表示,只是从冰箱里翻了一袋冰块出来,给赵启平递了过去。

  “你干嘛?冰块PLAY?”

  “没,给你敷脸用。”

  “敷脸?”

       “对,关于阶级的那个问题,我可是眼睁睁的看着你把自己的脸都打肿了,不好好敷一下可是会疼的。”

       赵启平哼哼了一声没说话,只是在心里默默的吐槽了一句。

       脸肿怎么了,自打脸的事谁没干过呀。再说了,阶级的差距只不过是打脸,我现在天天屁股都是肿的,我抱怨过么?

-------------------------TBC-----------------------------

【果断删了赵曲BG线的我表示神清气爽=W=以及现在这种只打炮不谈情的状态可有爱啦!互相吐槽萌死算233~不过很快感情线就要上线了,所以抓紧最后的时间吧噗!】【听着我多不想写感情线似的OTZ】

评论
热度(432)

© 七渊要做明长官镜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