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渊要做明长官镜片

主楼诚楼/一炮泯恩仇/近期守望屁股中毒中……(来鞭策我更图啊啦啦啦,欢迎点梗(比♥

【楼诚衍生/谭宗明X赵启平/段子文】动力火车(第三更)

居然还有杜方抱住苏青狂喜乱舞😘小赵真是让老杜赌也应该是跟小方呀咳何况还是在外人面前脱,不是要命2333讲真小赵情趣真多,放得开浪的了就是这点好什么都能玩估计也就老谭能治住他了😃😃😃苏青加油撸!!!!我要看后续啊!!!上车上车

倾锋天下苏小青:

其实这文印本的时候并不叫这个名……然而算了【。】


依旧不想补链接╮(╯▽╰)╭


给 @八段 和 @七渊要做明长官镜片 小礼物=W=八段太太让我心疼你到这文快完结2333


顺便送 @画画の黄狸 祝POI第五季开播大吉!【为啥要用这个祝啊我2333】


----------------------------------------------------------


4.


  相较于其他业内同行来说,赵启平对自己的工作还是比较满意的。骨科并没有三大重点科室那样繁忙庞大的工作量,他也就没有那些个科室的大夫们那么重的戾气。不过伤筋动骨一百天,养伤总归是个慢活,所以大多数病人都会在这时候因为无聊而发闷。时间长了,他这骨科主任也被锻炼出一手心理疏导的好本领,陪聊逗闷样样能行。正好前几天从部队医院转来个不小心跌坏腿的老首长,是他亲自收治的。老头儿年轻的时候参加过抗美援朝,到了这把年纪身子骨也算硬朗,就是闲不住,撑着个拐还每天雷打不动的到处找棋友下象棋。赵启平怕他出事,闲着的时候就总跟在后面关顾一下,一来二去的,连带着把象棋也学了个七七八八。到后来,老头跟人下棋的时候他还能在旁边指点一二,十有八九都是稳赢。老头儿被他哄得开心,索性把从棋友那赢来的小金库分他一半,不要还不行,一准儿跟他急。


  医院有规定不能随便接受病人的财物赠予,可栽着个这么顽固的老头子赵启平也没办法,只好趁着他家里人来探视的时候,偷偷再把钱给家属还回去。


  “方教授,不是我不愿意领情,只是医院的规定不好违反,我这当主任的更要以身作则,所以这钱,我是真的不能收。”


  “我明白赵医生,您多担待,他就这么个臭脾气,拗劲儿上来了谁都劝不听,一把年纪了还越活越回去,真是给您添麻烦了。”


  家属总算是明事理的人,也让赵启平松了口气。不过老头那边,却是变本加厉起来。仗着有赵启平帮忙天天大杀八方,打遍整个住院部棋友俱乐部无敌手,赌金也从一开始的一毛两毛变成了十块八块。赵启平眼看这态势快要不受控制了,终于忍不住出来劝了句。


  “杜老,您也是个见过大世面的场面人,咱下棋就下棋,老赌钱可上不了道儿啊。我看不如这样好了,换个玩法,输一盘脱一件衣服怎么样?”


  话音刚落,赵启平就见一棋牌室的人都莫名的望着他静默,隔了好久,老头才有些无奈的跟他摇了摇头。


  “小赵,你说这话不是笑话老子嘛。咱这一屋子大老爷们,脱精光都没人看,谁稀罕跟你赌这个啊。”


  “就是就是,前些年逗姑娘家还有这么玩的,可咱这连个老太太都没有,逗谁啊,还是钱来得实在!”


  剩余的人纷纷附和老头的话,倒是赵启平被说得老大不乐意,又不敢抱怨出来,只得默默的在心里腹诽。


  大老爷们怎么了,那是你们孤陋寡闻。大老爷们脱好看了,比姑娘家可有意思多了。


  他冷不丁就想起某些状况下的谭宗明,一身结实匀称的肌肉由于经常锻炼的缘故被保养得极佳,尽管是年奔四张的人了,可腹股沟上的两条人鱼线依旧特别够看,再往下点还……


  赵启平又想了想更靠下的部分,忍不住暗暗的吞了口口水,同时从脑子里萌生出一些奇怪的旖旎。


  下棋赌脱衣?够新颖,够别致,够情趣。不然干脆找个机会,自己来玩一把好了。输一件脱一件,从下面开始。以他的技术,估计没两盘,堂堂大总裁就得在一桌子将帅面前遛鸟了。


  思绪飘到这里已然有些危险了,于是赵启平赶忙晃晃脑袋清空思绪,顺便掏出手机给谭宗明发了条短信。


  今晚约棋么?


  那边很快传来了回音。


  棋?什么棋?


  赵启平鬼使神差的按了那么四个字过去。


  炮、二、平、八。


  当然,那天的结果并不如他预想的那般尽如人意。下午的时候赵启平接了个紧急手术,在无影灯下站了整整八小时才结束,而他又不想轻易毁约,硬撑着快要僵直的腿的去了谭宗明的酒店。


  然后棋也没约成,因为两炮过后他就彻底摊平在床上一动也动不了了。


  直到后来,他两在一起后很多年,有一天谭宗明旧事重提的拿这个来笑话他,他突然记起曾经想约的那个赌棋局,于是兴致勃勃的将赌约重新甩了出来。


  谭宗明欣然应允,不过大总裁眼珠子一转,又附加了个新条件。


  既然是赌局,总得有赚有赔。这样吧,我输了脱一件,你输了就穿一件,怎么样?


  赵启平忙不迭的点头,根本没在意谭宗明的附加条件,毕竟以他的技术,这两年从第一医院杀到杏林分院,一直都是独孤求败。


  然而两个小时之后,赵启平不得不开着空调裹着羽绒服加围巾,还有一双登山用的雪地靴,坐在地板上生闷气。


  谭宗明则依旧好端端的穿着他那身活像IT民工的三件套,在他对面望着他笑眯眯。


  象棋啊,真有意思。


-------------这回我确定有后续了因为611我不能窗本-------------


【以及私心带杜方玩一把……嗯。】

评论
热度(382)

© 七渊要做明长官镜片 | Powered by LOFTER